26年前给《武则天》化妆的毛戈平,又在B站火了

发布时间:2020-11-21   来源: 网络    

原标题:26年前给《武则天》化妆的毛戈平,又在B站火了

文丨首席人物观,作者丨殷万妮,编辑丨江岳

01 热度

“中国没一个电影和电视剧让一个演员从15岁演到80多岁,如果这个机会给了你,你做到好了,一定会名扬四海,财源滚滚。”

这是1994年,刘晓庆劝说正在犹豫不决否接手《武则天》的毛戈平时,说道的话。

当时,毛戈平正待在《京都纪事》的剧组,这部剧由知名导演尤小刚执导,由北京电视剧制作中心投拍。当时北京电视剧制作中心已经接连拍得了《渴求》、《北京人在纽约》等国民度极高的热播剧,对毛戈平而言,参予它投拍的作品,无疑是个崭露头角的好机会,何况,编剧送给了他进调北京的许诺。

但刘晓庆的话,更让他心动。最后,他还是从《京都纪事》剧组请假,经常出现在《武则天》的片场。

毫不夸张地说,为了化好武则天这个角色,毛戈平几乎用上了十几年的专业累积。

《武则天》要描写她的一生,从14岁少女时代到80岁苍老垂暮之时,而此时出演武则天的刘晓庆已经40岁。

为了引人注目少女的娇态,毛戈平先从标记刘晓庆的脸型和骨骼结构杀掉。毛戈平在刘晓庆鼻翼两侧打了大量的阴影,下颌处则用深褐色或偏黑色的颜色打阴影,这样不仅起到了标记脸型的起到,也让颧骨看起来更圆润。

五官上,毛戈平挑选了粗线条的平眉,把下眼线加粗,眼睛化圆,化下眼影时,晕染也做得很低。

在嘴唇的处置上,他描了厚唇,整体运用了具有钝感的圆线条。就这样,一个大笑眼盈盈、懵懂娇憨、灵动却又朴实精致的少女武则天便经常出现了。

妆容有了,经得起镜头的考验才算过了最后一关。开机第一天,编剧只拍了一个镜头:刘晓庆饰演的少女武则天初次受召被宠幸,回到大殿,跪在,再缓缓地抱住头。

拍摄完结,刘晓庆紧绷得不敢看,直到编剧陈家林看了片子,愣了一会儿,对身边的制片人点了低头说,“这个成。”刘晓庆心里的石头才算是落了地。

不过,仔细看完样片之后,毛戈平觉得利用灯光妆感还可以更好。后来,每次妆成后上映前,他都寻找灯光组,提前沟通有所不同的妆如何搭配有所不同的打光方式,比如拍电影少年时代的武则天,要用平光,以保证演员脸上看起来更平滑、平坦。

毛戈平忘记,1994年一期《大众电影》的杂志封面,登了刘晓庆饰演少女武则天的造型。

《武则天》又一次成就了刘晓庆,也捧红了毛戈平。

90年代,国产化妆品行业的广告主角是洗发水,以好迪、蒂花之秀等为代表的洗发水品牌轮番轰炸,红极一时,另一个和美妆涉及的便是大宝广告。因此,大多数观众对美颜还逗留在“早晚用大宝”的阶段,对化妆技术理解不多。

预示着毛戈平的窜红,“魔术化妆师”出了外界给他张贴上的标签。

刘晓庆也“认准”了毛戈平。1996年播映的《火烧阿房宫》中,刘晓庆一人饰三角——化妆师还是毛戈平。凭借这部剧,他获得了中国电影电视技术学会颁发的“化妆金像奖”。

然而,在最风光的时候,毛戈平做了一个忽然的要求——推掉找上门的戏约,暂时解散影视圈,一别就是8年。

他开始创业。1998年,他在杭州创立了毛戈平化妆艺术有限公司,2000年又创立浙江毛戈平形象设计艺术学校,并推出了定位中高端的化妆品牌,名字就叫毛戈平。

似乎,毛戈平对自己的名气很热情。不去找品牌代言人,也罕有广告,仅仅凭借“个人IP”,他便一头冲进了新世界。

02 跨界

频频跨界,这似乎是毛戈平的命数。踏入化妆领域,便起于他的一次转行。

毛戈平出生在温州一个军人家庭,从小就喜欢文艺。13岁那年,他进入浙江省艺术学校,专门自学越剧,19岁时又被分配到浙江越剧院进修。

惜实习期未过,他就遇上了嗓子倒仓,进入变声期。

从商,是一个被动选择。一次偶然,毛戈平所在越剧团的化妆师生病,他被安排临时代班“救场”。在那次三个月的巡回演出中,没有多少经验的毛戈平几乎顶下了化妆部的所有工作。

80年代,专业化妆师还未成为专门的职业,作为幕后工作人员的化妆师并不被人重视。但毛戈平想继续留在越剧团,他又转念一想,化妆师也挺好,越老越有经验,而越剧演员到了四五十岁也要面临改行的难题。

于是,20岁的毛戈平月转至舞美队,担任幕后化妆师。

毛戈平把床搬到化妆间,打扫得干干净净,床边空地摆满了化妆专业的书。白天锻炼化妆,晚上就整天,花一年时间,就掌控了所有的化妆技法。

他不符合于此。

八十年代中后期,赵雅芝版《上海滩》、翁美玲版《射雕英雄传》、梁朝伟版《绝代双骄》等香港电视剧引进内地,日常又摩登的港妆开始流行。

他想赶潮流,便从小学门口的地摊找来港台影视明星的贴,把翁美玲版黄蓉的相貌,作为练习模板。1988年,他还跑到上海戏剧学院舞美系由专门深造化妆,入学旋即,就在上海首届“百爱神”化妆大赛中,以逼真的列宁造型夺得一等奖。

他由此取得了正式进组的机会。

戏剧学院的老师把他引荐到了《杨乃武与小白菜》剧组,兼任化妆助理。那时,剧组正在挑选出女主角小白菜,因为化妆师们忙不过来,剧组就把角色候选人之一陶慧敏转交了毛戈平。

当时,陶慧敏已经因参演电影《红楼梦》而窜红。把一个正当白的可爱女明星装扮成农村童养媳,还不想人出戏,并不非常简单。

毛戈平尝试了塑造“裸妆”造型。把重点放到了人物的眼睛上。他挑选了咖啡色和淡橘色等素色,这样既能画出有年长女孩的灵气,又自然没有妆感。

毛戈平再一次成就了自己。陶慧敏最终被选中出演小白菜一角,而毛戈平则凭借这部剧在1990年取得了“飞天奖”最佳美术奖。

此时,距离他入行不过六年。

凭借《武则天》功成名就之后,毛戈平的再次上前,极具传奇性。

除了进公司做彩妆,他还踏上了时尚行业。当时是90年后期,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时尚产业开始在中国崛起,国内出现了第一批时尚杂志,时装设计师、T台秀、模特的概念也渐渐为人所知。

这个行业前卫的化妆方式,引起了毛戈平的留意——对比影视剧,时尚行业的妆容限制相对较少,留下化妆师的创作空间也更大。

机会很快找上了门。1998年,时装设计师薄涛要在北京紫禁城的太庙,举办一台时装发布会,这是1979年法国知名时装设计师皮尔·卡丹访美之后,中国设计师第一次举办时装发布会。毛戈平受邀担任化妆师。

他步入了新的难题:T台距离第一排的观众大概有五六十米近。远距离下,如何为模特儿设计恰到好处的妆容?

最后,他揉合了舞台化妆的手法,用浓厚的色彩把模特儿的轮廓欧化,面目结构上也简化得更大胆、夸张。这场时装发布会震撼了中国时尚界,毛戈平也由此已完成了向前卫时尚化妆的转型。

技术改变带给的匹敌难题,毛戈平总能轻松化解,继而在行业引起震动。只是,这样的魔法,在商业世界里,似乎不太生效了。

03 翻红

56岁,距离《武则天》走红26年之后,毛戈平终于再一次在火了。

他以自己难以预料的方式,沦为B站网红之一。

在B站上,多年前毛戈平为素人打造出妆容的视频,点击量最少的一条高达247万。

毛戈平本人进驻B站时间并不早于。今年5月22号,他公布了第一条长达一分多钟的视频,宣告自己要进驻B站,头像,就是他给自家产品代言的照片。

B车站的年轻人似乎很青睐他。单是这条自我介绍的视频,播放量就超过了110万。一排排“老师好”、“寄头”等问候语先后飘过——这个萼,来自毛戈平此前与时尚博主“深夜发媸”的合作,在他的化妆术之下,博主犹如换头。当时,这个话题在微博拥有7.1亿读者。

图:毛戈平宣告入驻B车站的视频

不过半年时间,毛戈平在B车站收获了67.7万粉丝。这个数字并不较低,他入驻微博八年,粉丝不过84万。最近,B车站首届“CHINA-Z 100”年度十大产品榜单上,毛戈平粉底粉也榜上有名。

毛戈平在试着亲吻年轻人。这样的翻红来之不易,曾被沦为“中国化妆三剑客”的另外两位化妆师——李东田和吉米,李东田在B站上的人气远不及毛戈平,而吉米没进驻B车站。

只是,年长人们好奇的仍然是他高超的化妆技术,而非他在过去十几年里直言的化妆产品。

那是年轻人不熟知也不关心的另外一个故事。

毛戈平化妆品的主要战场在线下。2003年,毛戈平品牌入驻上海港汇商场时,是这座高档百货商场里唯一的国产品牌。当时,商场要求的品牌入驻保底价为9万,结果它第一个月营业额就超过19万,第一年,它有9个月拿下了商场销冠。

毛戈平的背书,是这个化妆品牌仅次于的靠山。一众海外品牌扎堆的化妆品专柜里,以白色衬衫打底、穿著黑色西装的毛戈平半身人像,挂在“MGPIN”的品牌Logo下,格外醒目。

然而,这却无法掩饰品牌极其脆弱的研发能力。

在2016年毛戈平提交的招股书中,数据显示,毛戈平 1321名员工中,研发人员仅有15人,占比1.14%,在各类员工数量中最少。而2014-2017年上半年,研发费用占到营收比重最低仅为1%,甚至不及行业均值——3%。

专利很少,但毛戈平的野心相当大。在中高端的品牌定位下,他对标的国际品牌是雅诗兰黛集团下的Bobbi Brown和MAC。

显然,在线下的正面战场上,毛戈平没有能如愿以偿成为赢家。2015年,在中国通过百货商场渠道销售的市场排名前15的彩妆品牌中,Bobbi Brown和MAC名列第八和第十,毛戈平位列十一。2017年,毛戈平在高端化妆品市场占据的份额,仅有0.3%。

同年,毛戈平品牌IPO阻碍,至今仍未如愿上市。

04 流量

毛戈平懂如何成为流量,或者依附流量。

刘晓庆一度是他重回影视剧领域之后的老搭档。作品足以证明二人对复制往昔巅峰的刻意——《日月凌空》中,刘晓庆二度饰演武则天,从40岁演到82岁;《武则天秘史》中,刘晓庆饰演中年武则天;《隋唐英雄传》第三部和第四部中,刘晓庆饰演突厥公主,从20岁演到50岁。

近两年,刘晓庆又以《武则天》剧目参演综艺《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还主演历史话剧《武则天》,合作的化妆师都是毛戈平。

只是,这些动作再也掀不起什么水花和声量。对于被互联网扶养的年轻人而言,刘晓庆也是上一代的故事了。

毛戈平必须更新鲜的流量,能被他个人更有继而产生消费的流量。毕竟,在新的流量故事里,转化是最重要的关键词。

当越来越多的国产化妆品品牌兴起、对抗国际品牌之时,毛戈平所面临的挑战,丝毫不比此前较少。

美妆生态正在再次发生改变。随着较短视频和直播的兴起,李佳琦、Benny董子初、金洋Jyan、奔跑的七心等新生代男性美妆博主纷纷兴起,这支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并占领着流量高地。

2017年是毛戈平化妆品牌上市告终的一年,也是新生代国产美妆品牌喷涌而出有的一年。极致日记、花西子配备小红书和短视频平台,很快崛起。于品牌而言,一夜爆红的玩法变多,资本运作的周期也可以更短——极致日记从成立到上市不过用了三年。

相比之下,毛戈平的资本运作,已经过缓。同期谋求上市的国产品牌珀莱雅、丸美最终冲刺顺利,前者更是收割了国产“美妆第一股”的头衔。

毛戈平很希望。在打造出品牌调性上,他坚决不走偏,大力亲吻主流。

2008年,毛戈平和毛戈平学校的170名师生们应邀成为奥运会开、闭幕式的化妆团队之一。

毛戈平本人还兼任了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的化妆师。

同年,毛戈平创办了子品牌女配角终生。

相较于毛戈平品牌的高定位,“女配角终生”定位偏向大众和流行,模式也采取与以往不同的经销模式。然而,这个挣脱掉毛戈平个人标签的品牌,至今没形成打响市场的穿透力。

毛戈平的尴尬似乎也在于此。B站翻红让他重新转入年轻人的视野,但长期形成的品牌调性让他很难“变道”,充分挖出商业价值。

身处巨变之中,毛戈平必须更果敢一些。毕竟,流量时代,网红,是最容易被潮水遗忘的不存在了。

更多精彩内容,注目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http://www.sohu.com/a/433329048_11613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澳洲ABM 澳洲ABM 单创APP下载 单创APP下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