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大爆发前夜:胶原蛋白市场爆红背后发生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2-08-08   来源: 网络    

 2022年6月6日,锦波生物IPO申请北交所受理。   如火如荼的“夺位大戏”正在预热,敷尔佳、巨子生物屡屡冲击上市。在此之前,创尔生物科创板过关失败,进军北交所。 市场在观察,谁能成为“胶原蛋白第一股”。  

 1731年,布兰特 (J.Brandt) 博士找到“皮肤的凋亡过程,就是胶原蛋白被分解成而萎缩的过程”,自此,如何补足胶原蛋白成为等候破解的“达芬奇密码”。 100多年后,当胶原 (Collagen) 作为一种生物高分子纤维蛋白被检验时,还不知道它的应用可以从食品扩展到医美、医疗。   原料、工艺、成品发展于历史悠久的欧洲,成熟期于技术递归的日本,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胶原蛋白三大巨头:法国罗赛洛、日本NIPPI、德国嘉利达,在21世纪的头两个十年,几乎独占中国高端胶原市场。 独自,生产明胶与胶原蛋白肽的法国罗赛洛13个工厂长期供给DHC、明治、Golden Collegen等全球知名护肤品、保健品生产厂。日本NIPPI手握原料、技术独家,在同台竞技中远超强同类产品,2017年年销量6700吨,占有整个亚洲市场的54%。在内,医美整形市场同样正在肃清“盗版”,新产品新公司层出不穷,国内外产业温度和竞争格局截然不同。  另一医美产品“巨头”玻尿酸发展势头正猛,华熙生物 (688363.SH) 曾打造出国内首款NMPA批准文号产品--润百颜注射用修饰透明质酸钠凝胶。  各家集中冲击上市的路上,市场同样在观测,“胶原蛋白会沦为下一个玻尿酸吗?”。   用户扩展、技术迭代、资本注血……谁在改变潮水的方向? 国产胶原蛋白市场爆发的前夕,助推者涌入,异议人士者后撤。 

  01   溯源:胶原蛋白的问世史   

比起于玻尿酸,无论是原料的种类,还是技术的迭代,胶原蛋白的发家史都很悠久。   

惜胶原蛋白消费者身陷过敏困境。 早期胶原蛋白在注射以前必须经历两轮皮肤测试,但就算是皮肤阴性也不能保证“绝对脱敏”。1985年,英国“疯牛病”的经常出现更是给胶原蛋白市场雪上加霜,疯牛病有可能造成新型早老型痴呆症,将疯牛病、牛胶、胶原蛋白多联系一分,恐惧激化一分,牛胶原蛋白的市场就少了一分。   2009年,强生公司 (NYSE:JNJ) 的胶原蛋白填满剂Evolence获批上市,且FDA批准后该产品无需过敏性测试,这一款成分为猪源,使用D-核糖交联的产品使得胶原蛋白的现状出现转机。   也是在同一年,中国台湾的双美公司 (SUNMAX) 与大陆签订4年23亿新台币的代理商合约,双美胶原蛋白自此开始进入大陆市场。双美的超级猪 (特殊工艺的小乳猪) 原料与技术上的优化,使得致敏的端肽以求被消除,双美也一跃沦为美容界的“扛把子”。   此后十年,双美沦为国产胶原蛋白的“佼佼者”,但这一切止步于注射使用的胶原蛋白。   在銘丰资本合伙人王莘亮显然,胶原蛋白是一个比较大的材料,不仅历史悠久,且产品多元、用户广泛。   市场的“古早产品”胶原蛋白肽早已风靡全球,以欧洲、日本为首要发展地带,后期出现的骨填满、人工骨、牙科植入等在医疗领域亦应用广泛,更何况当下风行的胶原蛋白面膜。   注射的医美产品,向上扩展到食品领域,向上进军医疗领域,市场范围可见一斑。   用户在扩展,市场需求亦在减少,但扩大意味著鱼龙混杂、真假难辨。   在医美深度用户白可显然,当下市场的胶原蛋白产品种类繁多,含金量也不好把握。   以面膜为事例,胶原蛋白面膜均价在10--20元/片平均,营销中常常投出“械字号面膜”的字样,但实际上,噱头大过实际的效果,与普通面膜相比所谓功能优势并未凸显。   中整协理事、中国抗衰老医美专家刘红梅回应,鎗字号面膜并不存在,早在2020年1月2日国家药监局公布的《化妆品科普:警惕面膜消费陷阱》公告中就有反映,所谓“械字号面膜”的概念,医疗器械产品也无法以“面膜”命名。妆字号面膜亦不能使用“医学护肤品”、“药妆”、“医美面膜”等有医疗起到的词汇。   换句话说,它仅次于的作用就是降温、补水,并没有药理免疫系统或者新陈代谢的功能。 忽略,医疗冷敷贴则受限于国家药监局监管条例了,备案是第一步,也不能以修缮、美白来命名。   那古早产品胶原蛋白肽呢?   日本药妆盛行,胶原蛋白肽更是风靡一时。近年来,网红带货,小红书、响音等多平台启动时,在食品领域更是爆火。鱼目混珠之下的护肤品、食品领域派生多样的品种,是否简单,依旧是众人的疑惑。   2013年,央视《焦点访谈》曾经做过一期报道,揭露了口服胶原蛋白产品的实际效果,本质上并无美容功效。   业内人士称,胶原蛋白肽工艺并不难,因此也经常出现上述的情况,杂牌军多于正规军,小作坊出来的可能是暴利的代名词。   下沉市场用户依旧,高端领域技术在进步,那么胶原蛋白的技术壁垒在哪?   谁在掌控技术?谁又在掌控生意? 

  02   产业末端:胶原蛋白爆红前奏 

1981年,全球第一支医美胶原蛋白注射剂ZydermⅠ获FDA批准后。一直以来动物胶原蛋白占据行业主导地位,各家胶原蛋白的竞争力都反映在如何提取更优质的动物原料。双美归功于先天的技术优势 (特殊的乳猪原材料、优化的去端肽技术) ,占有大部分大陆市场。   锦波生物的“重组III型人源化胶原蛋白冻干纤维”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后上市,则得力于技术的进步。从动物胶原蛋白向人源化胶原蛋白突破,一切显得更具创造力。据《财健道》了解,除锦波生物以外,还有数家药械公司转入临床申报、报证审批等阶段。“现阶段的胶原蛋白,科学有数突破性进展。”王莘亮如是说。   除此以外,作为胶原蛋白支撑力的交联工艺开发也具备挑战性,现有与蛋白质有关的交联剂仍会产生多样的不良反应。   透明质酸 (玻尿酸) 当初同样经历了从天然萃取到逐渐摸清高产率传达条件,最终实现量产,成为医疗美容行业的“王者”。对于透明质酸来说制备高产菌株更有挑战性,当年华熙生物 (688363.SH) 通过重点攻关筛选出有适合菌株,很快在山东建立基地规模化生产。   如何胶原将蛋白产量缩放至公斤级甚至吨级,对工艺流程上是个“challenge”。胶原蛋白量产路径仍比较模糊不清,一些企业获得的胶原蛋白产品内毒素含量高,如何制备、如何大规模稳定地生产,仍有可优化的空间。   除此以外,彰显重组胶原蛋白填满剂支撑力并缩短体内待命时间的交联工艺研发也具备挑战性,现有蛋白质交联方案还没形成最优共识。   在刘红梅显然,胶原蛋白未来将会重制透明质酸的传奇,但仍必须继续探索。   从工业产品到打入人体,还要经历最重要的一步--临床安全和有效性试验。   用户在助推、技术在递归,每一步都在预示着国产的胶原蛋白市场在爆发,潮水的方向在转变。人有了、技术有了,还差什么?   钱在哪。 

  03   潮起:资本庄家医美“新”角色   

 在医美市场每年近30%增长的大背景下,医美概念的逐渐普及,玻尿酸产品的白热化缠斗,都让渠道末端非常渴求有新的品类问世,从而打造差异化的独占。   而胶原蛋白市场在基因重组技术有所突破后,从产品展现出形态到渠道的多样性,以及消费者的认知度,都与当前市场需求衔接得极为顺畅,自然隐隐成为玻尿酸之后的第二大“明星”单品。 王莘亮表示,从投资角度来看,医美赛道仍然是以技术驱动产品递归的快速增长逻辑。一是足够有效地的技术创新,二是有广泛消费者基础的发展赛道,这两点是胶原蛋白市场火起来的原因之一。中整协理事黄益明提到,胶原蛋白市场的重新蓬勃发展,跟近年来国内医美市场的合规性越来越被重视密不可分。 此前国外品牌无论是先发优势还是营销能力都近超强国内品牌,但在2019年前后不断趋严的医疗器械管控合法合规的大背景下,类似于菲洛嘉之类的国外妆字号水光产品的应用受到限制,出现了一个需要被空缺的市场空间,国产品牌应势而上。   新一代胶原蛋白技术在避免了原本免疫原性的缺点后,从食品到医美再到医疗三个不同的场景下,都有不俗的应用于出现。   胶原蛋白的热度新的下降,春风乍起,也刮起皱了关注医美的资本江湖。   2022年甫一开始,敷尔佳和创尔生物就先后更新认购说明书,一家冲击创业板,一家进军北交所。4月,华熙生物 (688363.SH) 以2.33亿并购深耕胶原蛋白市场多年的益而康生物;5月,巨子生物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6月,锦波生物北交所IPO申请人取得法院。半年时间内,胶原蛋白产业头部公司不约而同走进和资本接轨的步伐。密集上市背后,是胶原蛋白市场的很快崛起和吸金效应。弗若斯特沙利文相关数据表明,我国胶原蛋白产品市场零售额由2017年的97亿元提升至2021年的288亿元,年复合增长速度超过35%。   

其中,重组胶原蛋白由于安全性、功效性以及生物相容性、质量稳定性等优于动物源胶原蛋白,渗透率由2017年的15.9%提升至2021年的37.7%,市场零售额由2017年的15亿元提高至2021年的108亿元,年复合增长速度为63%。 从各家招股书数据来看,巨子生物、敷尔佳、创尔生物、锦波生物近三年来毛利率基本都在80%左右,和当初玻尿酸的“挣钱效率”不相上下,无怪乎各大器械厂商和品牌蜂拥而至。   如果把胶原蛋白市场按类别来分的话,以食品形态经常出现的各种胶原蛋白饮品、食品有可能是转入门槛最低的赛道。 不过,王莘亮同样特别强调,目前很多企业产品之间的竞争还只逗留在表面,也就是环绕着消费者心智展开的销售型竞争,尚未上升到生产能力或是技术的层面。短期来看,偏向消费端的胶原蛋白会取得不错的现金流,但长期来看,越往深水区探寻,胶原蛋白可发挥的起到和价值才不会愈加体现。   很多时候,带有品牌属性的食品、饮品乃至面膜等化妆品,更偏向于具有社交属性的消费品,必须的能力往往是谈好一个故事。而一旦上升到医疗领域,对于研发技术、监管政策等投放的要求显著是几何级的下降。  

 04   穿越医美周期的“定海神针”  

 预示着监管政策的趋严,国内医美市场几经大浪沉浮,不少企业和产品经常出现又消失。2021年3月,国家药监局先后制订并发布《重组胶原蛋白生物材料命名指导原则》《重组胶原蛋白类医疗产品分类界定原则》等细则。2022年1月,国家药监局公布YY/T 1849-2022《重组胶原蛋白》,该行业标准将于2022年8月1日正式实施。黄益明告诉《财健道》,早期水光针领域的产品用于,还是存在不合规的情况。当时用于的很多产品都是拿的化妆品批文,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不可以用作静脉注射的。这也是后续监管实施后市场被很快整肃的众多原因。   目前胶原蛋白各类产品在医疗器械中的分类归属于,是有明确的申报标准和合规拒绝的。尤其是在国家中止Ⅰ类消毒的管理后,整个市场产品的品质其实是下降的。从终端消费者市场来看,胶原蛋白的用于价格一次在200-6000元之间,有所不同的产品劣了30倍。华熙生物涉及负责人同样回应,从目前市场发展来看,胶原蛋白市场的进入壁垒除了具备一定的应用于基础研究的能力和产业化的能力外,对于药械产品的登记和合规性方面的资质条件是进入医疗领域的“试金石”。   深圳美中宜和整形医生周朝晖告诉他《财健道》,我们国家目前获批的胶原蛋白静脉注射类的医疗器械只有6种,相比之下透明质酸则有40多张。   应用于静脉注射类场景的胶原蛋白产品和创新药一样,获批前也要经历Ⅰ期、Ⅱ期临床试验。不过,相比于创意药对于临床试验的热爱,医美领域的产品更倾向于“走捷径”。据黄益明讲解,三类医美器械进行临床研究,投入往往是千万起步,时间周期也要2--3年。   医疗器械的申报难度由低到高递减。三类器械的申报不仅投放经费多,试验周期长,对制备工艺、车间消毒等级的要求都有所不同,很多上游企业往往“知难而退”。   王莘亮回应显然也观察到此类现象。他认为,目前医美市场有可能是存在一些企业不是长期的布局。当然,不能忽略的是随着申报等级越高,对突破技术壁垒的要求也越高。中期来看,胶原蛋白市场的主要方向是成为有足够支撑力的材料去替代动物源胶原蛋白;长期来看,构建特定胶原蛋白的生物学活性功能是关键。这也是决定其应用范围能否更广泛,效果能否更好的基础。  

 8月弹指即到,行业标准实施后,对胶原蛋白市场又会有哪些影响?值得注意的是,王莘亮提到,在胶原蛋白市场近期政策推出的背后,其实是一个自下而上的过程。首先是生产企业看见行业蓬勃发展和竞争渐启,希望能推展行业创建自律约束体系,从而让监管层看见了这个新兴行业兴起背后存在的监管空白,可以说是政策迎合了行业发展的呼声。   可以想象,这份顺势出台的标准背后,必然也让行业发展得更规范、更顺畅,有利于这个行业的发展。  

医疗器械,医美,面膜,生物,技术,胶原蛋白


新氧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猜你喜欢